黑龙江省绥化市都载经销部 - www.bjruiyin.com.cn

此外

2020-06-17 05:26

“目前,佛山市环保部门已经对全市1000多家企业进行人工检测,对500家用水企业进行了视频监测,一旦这些企业排放水质有变化,肯定会发现”,佛山市水务局高级工程师毕志刚告诉记者,面对汾江河畔的企业排污,政府首先要保证大企业不会出问题,“一家大企业的污水排放量,往往等于几十家小企业排放量的总和。”

2012年,佛山市环境保护局监察分局共收到群众报料约9000件,对汾江河畔一批企业进行了查处和实行红牌、黄牌警告。记者发现,包括佛山市南华铝业有限公司在内的三家企业在环境保护信用管理中被挂上环保“黄牌”,而包括普立华在内的两家佛山企业被挂上“红牌”。佛山市环境保护局监察分局局长沈成新告诉记者,有了红牌警告,就意味着该厂的产品在经营许可证审批、申报名牌等工作中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毕志刚表示,从2012年开始,佛山已经由治理汾江河主河道逐渐过渡到专项治理内河涌,2013-2014年主要治理谢边涌、罗村涌、丰收涌和南北大涌,也同时治理其他小河涌,“预计2014年底对4条内河涌的治理会初见成效,但河涌水质还不能达到大多数人希望那样。”

“其实,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对这些厂家的执法是最麻烦的”,执法队伍一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执法过程中,一些厂家往往打游击,环保部门查了这里,工厂又换另一个场地进行违法生产,“工厂老板很容易就从村民甚至是二房东、三房东手中租到场地,而租赁监管不严,场地转手次数过多,也很难通过房东找到工厂老板。”

羊城晚报记者跟随检查队伍来到位于罗村境内的一家名为“奥力粉末涂料”的工厂,经前期摸查,该厂进行涂料加工,所产生的酸雾和酸水直接排入旁边的汾江河内。而工厂既未经过环评,也没有取得任何经营许可证。

此外,工厂违规项目往往涉及多个部门,联合执法也就成为了政府的应对之法。然而,由于工厂老板没有做任何手续登记,“到了现场是不会有人承认自己是老板的,找不到责任主体,即使是联合执法也很难对工厂进行处罚,而只能勒令其停业,并通知供电部门对其进行停水停电。”执法人员表示。

不过,综合2010—2012年佛山市环保局执法分局对企业处罚案件。记者也发现,违反环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的企业受罚金额低成为一个普遍现象,大部分只罚10万元以内。在2010—2012年佛山市环保处罚中,最小一单处罚仅对违规企业处罚了21元,是佛山市南海粤冠口腔医院超标或超总量排污,并违反限期治理制度;最大一张罚单是对佛山市南海区里水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开出,也因违法相同规定被罚款518656元。

然而,当环保部门到达时,打开厂门,整个工厂却已人去楼空。记者看到,遗弃的厂房大约有两个篮球场般大小,厂房内设施简陋,除了一些随意堆砌的包装垃圾,只有6台排气扇还在屋顶转动。厂房内最显眼的是3个蓄水池,每个蓄水池约有20平方米大小。走近蓄水池,一股浓浓的酸味扑面而来,只见池内的地板上还残留着一层稀薄的酸液,显然曾经排放过。

2013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当天,佛山市市长刘悦伦发表署名文章,承诺将对广佛交界的河涌进行重点整治。6月6日上午,佛山市环境监察分局联合佛山市水务局对汾江河畔上游一家企业进行了突击检查。

“这个厂是今年过年以后才开的,4月份被群众举报,我们曾经到此勒令该厂必须停产,但是前些日子过来摸查,发现该厂并未停产”,一位执法人员告诉记者,据房东说,该厂直到上周才搬走。执法人员表示,该厂从事涂装业务,在涂装之前都要用酸水对物体表面进行清洗,由此产生的酸水污染可能直接排入汾江河。此外,涂装还有可能产生空气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