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绥化市都载经销部 - www.bjruiyin.com.cn

当她跑到水库边

2020-08-11 15:02

“萌萌和辰辰他们不听话跑去‘海边’玩啦。”下午2时许,早早回家的小朋友告诉了大人们。大人们都知道,小朋友口中的“海边”,指的是相邻石山镇美鳌村的美鳌水库,放心不下的奶奶、姑姑赶紧放下手里的家务,往水库方向跑去。

这两个汉子救了周爱春家四条人命,却还不停地说着谢谢,只因他们收到了这家人送来的锦旗,还有一大包香烟、糖果等礼物,在他们眼里这太破费了。南国都市报记者徐培培/文 刘孙谋/图

周爱春陈乙川夫妇老家位于澄迈老城的美造村,24日这天,夫妇俩和其他亲戚相约,带着孩子们回老家过周末。吃过午饭后,小朋友们到了一起跑出去玩了,大人们还在说着家长里短。

谢大英事后告诉记者,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一心想着要救孙子、孙女上来,全然忘了自己根本不会游泳。孩子姑姑会一点游泳,但是在复杂的水情下,非但救不了身边的孩子和老人,自己也慢慢地失去体力。但是谢大英记得,在她和女儿下水前,远远地跑来两个汉子,其中一人边跑边脱衣服,似乎在劝她什么……

随后,有了经验的吴运衡再度返回水中,让辰辰、萌萌抓住他的衣服,小心翼翼地划水把他们推到岸边,顺着朱优良伸来救命的树枝,终于爬了上来。落水者终于脱离了险境,吴运衡回去洗完澡后就感冒了。

衬衣拖着奶奶,一手拖着姑姑,吴运衡一手划水,用仰泳的姿势将两名大人推到了岸边,这时却遇到一个更大的难题。岸边的护坡平滑、陡峭,底部长满了青苔滑腻不堪,人在正常情况下都很难爬上去。不会游泳的朱优良见状,赶紧找来一根粗树枝,冒险探出半个身子将奶奶、姑姑拉上岸。朱优良说,若不是另一位闻讯而来的好心人在后面抱住自己,他也险些滑入水库中。

见情况危急,吴运衡来不及脱掉长裤,就一头跳进水里向她们游了过去。一下水,吴运衡立即感到来自各方的压力,水下的暗流将他往深处推。四名落水人员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分别抓住了他的衬衣、手臂,让他的身体活动受限,再好的水性都难以施展。浮浮沉沉之中,水位没过他的头顶,身高一米七的吴运衡却始终没有踩到底,这更让他意识到,他们所在的位置至少水深超2米。

“有人落水啦,快来人救命啊!”远远就听到了呼救声,奶奶顿时心惊肉跳,当她跑到水库边,看到那边几个小孩在哭喊,水面上两双小手若隐若现,正是她的孙子辰辰和孙女萌萌!原来,这些小朋友来水库边玩的时候,4岁男孩辰辰看到水面上有条死鱼,便想着“我要把它救上来”,结果一脚踩到水库护坡,一下子就滑入水中,看到弟弟落水,7岁的姐姐萌萌赶紧上前拉住他,无奈身材瘦小的萌萌也被浪花卷入水中。

吴运衡和朱优良都是“60后”,均来自湖南衡阳,吴运衡自幼生长在湘江边上,熟悉水性,10多岁的时候,就能在江里游玩抓鱼。熟悉水性的吴运衡深知,水库的开闸口、水位监测站水情复杂,“老太太不要下水!我来救人!”吴运衡喊着、跑着,一边把手机放进上衣口袋,脱掉上衣,甩掉鞋子,还是没能挡住救人心切的母女二人。

在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姑姑的带领下,两个可爱的孩子也来感恩,给救命恩人送来锦旗和礼物,“救了我们一家四口人,这样的恩情一辈子也报答不完。”一下子被好几双手握住,吴运衡、朱优良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吴运衡赶紧拿出自己珍藏的茶叶,分享给大家。得知两名恩人即将回家过年,陈乙川一家有些遗憾,“以后你们就是亲人,不回去的话就来家里过年。”尽管被再三婉拒,陈乙川夫妇还是强行留下礼物,提前送上了新年祝福。

“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如果没有这两位大哥,我这一家老少四口人可就没了……”28日下午,周爱春带着一家老少7口人来到石山镇美鳌村,拉住吴运衡、朱优良的手摇了又摇,让这两个年过半百的湖南汉子有些不知所措。

吴运衡和朱优良是广州铁路集团公司广州工务大修段衡阳桥隧车间的职工,吴运衡是分管安全工作的助理工程师,朱优良是分管质量的工程师。事发当天,是吴运衡来到海南的第四天,和朱优良一起投入到西环铁周边的一条公路项目中,俩人租住在水库附近的民宅。“在工地管了几十年的安全生产了,排除危险也算是分内之事。”说起救人经历,吴运衡很淡定,他说,自己贸然下水并不是“艺高人胆大”,而是当时情况危急,并且他相信岸上还有老伙计朱优良,“我知道他的手不会放开”。事发后,他第一时间把救人的经历告诉千里之外的爱人。老婆说:“这么勇敢?太棒了!”朱优良说,他们哥俩一个管质量,一个管安全,这份工作无时无刻不考验着人的谨慎和良知。在同事们和亲人的眼里,老吴甚至有些啰嗦,因为他在工作、生活中,总是小心翼翼地把一些安全事项一说就是几十遍,只是大家谁也想不到,这样啰嗦的一个中年人,会在关键时刻奋不顾身地下水救了四条人命。

这起意外给年幼的辰辰、萌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但是当他们再次见到吴运衡和朱优良时,很快就恢复了孩子爱玩爱闹的天性。“有叔叔在,我不怕了!”“我们会听叔叔的话,以后再也不到水边玩了!”看到孩子因为这起意外而变得懂事,母亲周爱春倍感欣慰,见到救命恩人和善的笑容,她连日来积压的情绪终于得到宣泄,一连说了几个感谢之后,泪水汹涌而出。

“不要慌,抓住我的衣服,我会救你们上去!”吴运衡话没说完,在四人重压下,不小心喝了一口水,顿时被呛得眼冒金星,意识到语言难以沟通,吴运衡便不再说话保存体力,硬掰开谢大英抓住自己胳膊的手,放在自己衬衣上,谢大英就是在这样无意识的状态下,抓住了他的衬衣领口。

水库周边风大,尽管近日气温有所回升,24日这天的水温还是非常寒冷。而在孩子们落水的地方,是有超过45°的水库水泥护坡拐弯处,这里是开闸口,也是测量水位的一个站点,意味着这里的水深至少在3米以上!受大风影响,一个个浪花往护坡上拍打着,下面的暗流却像漩涡一样,把祖孙三代四口人一点点地推离岸边。

“快来人啊,快救救我的孙子!”奶奶谢大英大声救声,噗通一声,挂念孩子的大姑姑已经跳入水中救人,谢大英见状也跳了下去。

远远跑来的两个汉子是吴运衡和朱优良,这天中午,他们闲来无事跑来水库边上,看一些候鸟老人在这里钓鱼。下午近14时30分许,俩人准备回去收拾一下上班了,听闻有人在不远处呼救,于是飞奔过来。